欢迎光临瑞彩祥云彩票幸运快3有限公司!
栏目
联系我们
公司地址:http://www.shengfei007.com
你却偷偷焗了油

1、

在沿江路这个最火的酒吧,我注意到一个女孩子,她舞跳的很好,引得周围的人一直吹口哨,我趁着她中途下来休息的时候,上前搭讪,还好,没受到震耳欲聋的音乐的影响,我们聊的很嗨,刘峰儿凑了过来:

“嗨,美女,请你喝一杯怎么样?”

“好呀,不过一杯不够呀,我们可是有三个人。”

“哈哈,没问题呀,管够。”

刘峰冲我眨了眨眼睛,我明白他的意思,刘峰是我大学同学,是住在我上铺的兄弟,现在,他多了一个绰号——“夜店小王子”,自从女友出国留学抛弃他之后,他就放飞自我,经常混迹于各大夜场,搭讪的口才、酒量都有了飞跃。他惯用的伎俩就是喝快酒,把女孩子喝多后带走,第二天一拍两散,用他的话说是:“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”。

图片 1

一排“轰炸机”摆了上来,刘峰用打火机点燃,火焰一下子就起来了,熊熊燃烧,他插上吸管一口气喝完了,喝完以后还来了个仰天长啸,引得不少人侧目。女孩子毫不示弱,一样的动作,甚至更加熟练,我们五个人轮着喝了一遍,出乎我们的预料,三个女孩子好像都没啥事儿,刘峰的劲头上来了,他竟然叫了5杯“恶魔坟场”,五个人干杯,我硬着头皮喝了下去,感觉一股灼烧感,从口腔、到喉咙,再充满了整个胃部,胃里面翻江倒海,我赶紧跑去了洗手间,一阵狂吐之后,我漱了漱口,洗了把脸,喘着粗气回到了座位上。

刘峰已经不行了,趴在桌子上,我赶紧掏出电话,打给胡师傅,胡师傅是代驾公司的,刘峰是他的老客户,每次刘峰喝多了,都是胡师傅负责把他送回住处。

女孩儿和我一人一边,扶着迷迷糊糊的刘峰走出了酒吧,不一会儿,胡师傅骑着电动车就来了,我把刘峰的车钥匙扔给他:

“胡师傅,拜托了!”

“放心吧,都是老朋友了”

刘峰躺在车后座,胡师傅开车带他走了,剩下我和姑娘,姑娘问:

“还进去么?”

“还进啥呀,我刚才都吐了。”

“哈哈哈”女孩子捂着嘴猛笑,“你这哥们儿,存心想把我们几个灌醉,他可是不知道我们几个是酒精考验的老司机了,哈哈。”

“那,老司机,你一会儿去哪里?”

“去……”

当天晚上,我们一起回了我的住处。

2、

第二天醒来,我们彼此才知道了对方的名字,她说:“我们算什么?一夜情?炮友?”

我说:“你觉得呢?”

图片 2

“我觉得?我觉得挺奇怪的,要是一夜情,要是炮友,哪有带回家的呀?你这明显不符合套路呀,你要是也是单身的话,要不,咱俩就谈谈恋爱呗,反正,我有很久没谈过恋爱了。”

“谈谈就谈谈呗,谁怕谁呀。”

没几天,女孩儿就收拾自己的东西住了进来。

女孩子真的不错,虽然头发染的五颜六色,身上好多处文身,但住在一起后,让人感觉很舒服。我一下班就会去菜市场买菜,然后回家做饭。在国外留学的时候,我学会了做饭炒菜,手艺还不错,她喜欢我做的饭,吃过饭,就抢着刷碗,她也非常爱干净,把房间收拾的清清爽爽。吃过晚饭后,我们喜欢在小区里面散散步,她挽着我的胳膊,我们边走边聊天,天南海北的扯,从叙利亚形势到戛纳影展红毯秀,在路灯下,两个人的影子一会儿拉长,一会儿缩短。散完步,回到房间,她喜欢看一些综艺节目或者是电视剧,还硬要拉着我陪她一起看,她超级喜欢韩国的玄彬,而我却不知道玄彬是谁,她笑话我土鳖,立志要把我培养成韩粉,也就是那个时候,我才知道了一些韩国明星。

我们两个反而连酒吧都很少去了。

她有时候神龙见首不见尾,跟我打个招呼就出门好多天,回来后,告诉我,跟朋友去韩国、日本玩了。她知道我喜欢喝茶,就从日本带回来一把纯手工的铁茶壶送给我,茶壶很重,煮茶很好喝。

她每晚睡觉前,都要问一遍:

“你爱我吗?”

“爱呀”

“会一直爱么?”

“会呀”

“会跟我白头到老么?”

“会呀”

得到肯定的答案,她开心的钻到我的怀里,枕上我的胳膊,然后说:

“叮叮咚咚,睡觉啦!”

3、

我想我是爱上她了。

趁着刘峰去法国出差的机会,我让他给我代购卡地亚的LOVE戒指,我知道她最喜欢这个牌子。

刘峰回来了,我去找他,他一见到我就嚷嚷:

“你丫没病吧,酒吧里认识的,玩玩算了,你还真想娶回家呀?”

“是的,你以后要称呼嫂子了。”

“我靠,你不是来真的吧。”

“这次哥们儿就是来真的。”

“兄弟,咱说归说,闹归闹,酒吧里面的女孩子,我看就算了吧,你跟我不一样,我是人渣我知道,你不同,你太重感情了,你不能因为忘不了姗姗,就找跟她长得像的女人吧。”

“你误会了,我不是因为她长的像姗姗才找她,其实,我早已经忘了姗姗了。”

“你别装了,我还不知道你么?到头来,我怕受伤的还是你。”

“行了,赶紧拿过来吧,怎么一个大老爷们儿,今天这么啰嗦。”

4、

我揣着戒指兴冲冲的回到家,却看到房间漆黑一片,她灯都没开,呆呆的坐在沙发上。

我吓坏了,以为出了什么事情,她开了口:

图片 3

“我前男友,你知道的,那个富二代,又来找我了,求我原谅他,他想跟我重新开始。”

“那......,那赶紧着上呀,富二代呀,一辈子不用发愁了!”

“真的么?那......,那我真去了?”

“去吧,去吧,富二代看上你,还不够你牛逼的?傻瓜才不去呢。”

“你真的没事儿吧?”

“傻丫头,我有什么事儿,去吧。”

第二天,她收拾东西走了。

她走后,我好久没有收拾过房间,那把她从日本带回来的茶壶,我再也没用过,放在展示架上,落了很多灰。

我打开手机,翻找着里面的照片,姗姗去世之前的照片,她笑容满满的,跟女孩儿一模一样。